犯春

很多年没在这个季节待在老家了,闻着家乡的空气,总是想起很多学生时代的事。

最近做梦也是每晚必回到初中,梦到那些熟悉的老师和同学,昨天晚上好不容易梦到了大学课堂,可老师和同学依然是初中的。

不过,像我这种一年365天有200天都会梦到学生时代的人,已经见怪不怪了。我到现在也解释不了这个现象。

人岁数大了,对很多事情的看法会发生改变。我好像也不再那么怅惘过去了,虽说偶尔还是会怀念,看到不经意的东西,就会启动那些或是阴暗或是美好的记忆联想,但已经知道自己为何而回忆、为何而念旧,于是虽然也在怀念,但却觉得坦然很多,也就没那么多无端的烦恼了。

家乡的空气依然那么甜美,虽然自己也在不断告诫自己,这里已经不是你心中的那个家乡,你心里的那个家乡连同那些记忆永远只活在你的心里,你也可以说那只是一段你想象出来的用来安慰自己的记忆罢了。人活着是需要追求意义的,过去我一直在寻找,我想知道我因何而来,我因何为我,我对亲密关系、对世界的看法、对别人附加给我的命运充满了疑问,我想控诉我所经历的不公,却又找不到什么行之有效的答案。

现在我突然找到了,我终于知道了我因何而为我,我知道了是什么经历造就了我与他人的区别,我该如何处理与回忆的关系。同时也觉得一切不过如此,就好像做了一场梦。人活着就是为了不断寻找自己的价值,并去实现它,我现在好像又找到了几个,人生这么短,能找到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或喜欢的东西多么难得,突然觉得还是活着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