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笑话

有人好奇我这么喜欢鼓捣编程,为啥没去做码农?其实原因有好多嘛,当初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的时候,其实还是有机会去吃程序饭的,不过那时候觉得程序员这个群体似乎太难相处了,有些理工男格调真是好低啊,有些Geek又过分自命清高了些,总之就是完全走在两个极端的难以相处的奇葩群体嘛……于是最终选择走上了产品的慢慢不归途。

直到懂事之后才发现,做产品,依然还要跟码农打交道哒~

恶心的情怀党

最近在翻B站各种UP主的怀旧游戏视频,视频结尾每每都是各种情怀桥段,比如为了不忘初心刷个星爷的至尊宝啊,要么就是夕阳下的奔跑是我逝去的青春啊,记得这种节奏最初好像还是王尼玛带起来的,《暴走大事件》吐槽犀利吧,但结尾总得拿一篇“满分作文”来把话题收一收,毕竟它不是SNL(Saturday Night Live),它需要迎合我党对正能量、爱国文化的要求,不然谁会任凭他吐槽这么多年啊?(好早几年就上了备案号)。

情怀啊、鸡汤啊什么的偶尔看看三观很正,但每个视频都搞这玩意,还有一堆居心叵测跟风的,看久了真的好反胃。

——虽说咱喜欢也用这招。可是人民群众真的就吃这一套啊,这招真的好管用啊!

群众从未渴求过真理,他们对不合口味的证据视而不见。假如谬误对他们有诱惑力,他们更愿意崇拜谬误。谁向他们提供幻觉,谁就可以轻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;谁摧毁他们的幻觉,谁就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。

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 《乌合之众》

那些年追过的集体焦虑

你苦苦追求的东西,很多时候都是别人早就为你计算好的。

最近时常想起一件事情,今年年初顺丰上市,股价连续涨停了好几天,当时我和同事每天都去看大盘,一边看一边讨论,一边讨论一边兴奋,就好像看着我们自己的资产在翻着番儿上涨一样。身在北京的人难免被这个城市带着节奏走,毕竟那是一个充斥着资本的地方,如果你又是一个做媒体的,而且还是2B媒体,总免不了满口“融资者也、IPO者也”之类的。

现在在-1°C大东北生活的咱,回想起那时候的事,你们应该懂我想说什么——人家公司的股价翻滚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啊?

同样的,住在北京的人难免不焦虑,为了房价、买车、物价、雾霾、入学难焦虑,操心程度胜过国家总理。哪怕其中的一些事情跟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,比如我并没有驾照,但也喜欢跟同事聊摇号的事——因为除了这些,我们也没什么轻易能找到的共同语言了嘛。

人有时候很难不被环境所干扰,就好像翻自己大学、高中时写的日志,即便是我自己也常常对自己当时的想法一脸懵逼,毕竟我已经离开了当时的环境,自然难以理解当时的想法。如果你身边所有人都在讨论房价,都在抱怨买不起房,都在想象逃离北上广等等的时候,你很难不被他们感染,这便是集体焦虑,有焦虑就会失去理智。

我觉得人如果有一段“跳出来看自己”的经历还是不错的,至少能告诫自己,下一次不要再像之前那样瞎焦虑了。

指尖穿过的时光

一直想把这个矫情的博客改成个人作品展示站,前两天想不如先列一列自己这些年究竟折腾过什么,然后发现自己上学的时候又是写小说、又是写歌、又是学做网站、又是折腾电脑,倒是上班之后,履历完全空了。想想这几年除了变得世故了点,真的啥都没干吧。

另外,因为总搞不清楚自己多少岁,特意用Excel列了个年龄表,做完之后对着一排数字数,数着自己17岁在干这个,19岁在干那个,21岁干了些什么呢,原来那年我都21了啊,还以为是好多年以前……数着数着,仿佛看到好多时光从指间穿过。

为什么总是喜欢回忆往事?

记得最早的一次怀旧是在初中的某个考试之前,以前考试前总是打突击战,背一两天书就能考个第一第二名,虽然听起来很容易,可那一两天也确实不容易熬,于是就爱想想小时候的事,小时候的人多好啊,虽然也有很多槽事,但总比现在过得好吧?

活得不容易的时候,就爱回忆往事。以前我一直觉得,或许是因为我就是一个爱怀旧的人,就应该那样,最近又发觉事情并不是我认为的这样。

如果说做梦是一种“穿越时空”的行为,单纯地回忆往事其实也算一种“穿越时空”。虽然以前也有遗憾,但可以通过想象补足,假装坏的事情从没有发生过,假装好事情都发生了,一切回忆都按照修正之后的样子在脑中闪现,心里想着——以前的日子真是美好啊。

其实倒不如说这是一种逃避。

而你所讨厌的当下,以后也会变成你回忆和想象的素材,就这样每活几年,都会回头看看曾经,想着当初我这样这样做、那样那样做,或许就会过得更好吧,这样无休无止地循环往复……造这种轮子可真不是什么好事。

百无一用是书生

因为想做自媒体,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留意游戏圈儿的专栏写手们,总感觉他们的生活挺清苦的。一边设身处地脑补那些文艺青年的心境,一边又想起了一些本来快被我忘干净的事:

那是在大二的时候吧,对未来无所适从的我天天吵着要退学,把我爹从老家闹到了学校。中午我们俩在一个小饭馆吃饭,我爹问我以后有什么打算,我当时好像回答他:

“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热爱写作。不管我将来会爱上什么,我总觉得人得有一点安身立命的技能,光靠写点字养活不了我。哪怕是将来学点什么,来养活自己的这份爱好。”

想想这么多年了真的就这么过来了啊……

世界,您好!

leiling.org被党国收编了,说话不方便,废弃掉了,新买个主机和域名接着写。

依然是网络收藏夹、技术大杂烩,在这里记两笔省得自己总忘,我争取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多写真假、少谈人生。